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风雨十年路-讲述我自己的故事

        我和阿英的故事要从2003年说起。
  2003年,我23岁,正值青春年少。当时的我,在深圳一家工厂里打工,做的是文职工作,所以工作也不是很忙,当年的网络并不发达,而自己也买不起电脑,每个周末基本上都是在网吧里度过。
  有一天周末的傍晚,我像平时一样,来到那一家经常上网的网吧:网吧是两层楼。当我路过门口走向二楼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美丽的侧影——一个女孩坐在靠楼梯口的地方,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没敢细看),披着长长的头发,露出半边脸,我当时为之一动:这一定是个美女。但并没有做停留,而是径直来到了二楼。
  在深圳呆过的朋友可能会知道,经常有一些在城中村的黑网吧,并不正规,也没有很高超的防护技巧,只要是今天在这个网吧登录过的QQ(无论任何一台机),在你打开QQ时会看到登录过的QQ信息(就像你自己电脑登录过的QQ都有痕迹一样。
  来到二楼之后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打开QQ,在登录信息里疯狂的寻找,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也许缘份本就如此奇妙,当我看到一个名字为幽幽之梦的号码时,我直觉这个人就是门口的长发女孩,于是毫不犹豫的添加了好友。
  当时的QQ版本还不能自定义头像,而幽幽之梦的头像就如同她本人一样,是那个粉色的,眼睛大大的披着长发的女孩。现在想想,那个年代的人还是比较单纯的,QQ加人很少会被拒绝,大家很热衷于QQ聊天。
  加上之后我便问她在哪里上网,她说在XX工业区,我说好巧,我也在。她说,呵呵是吗?我说是啊。
  我又问,你在哪个网吧啊,她说在XX网吧(其实我已经知道)这种慢慢引入圈套的感觉还是比较爽。我说其实我也在这个网吧,而且就在二楼,她发了一个惊吓的表情:吓??不是吧,我说当然是啊,看上去她也有些兴奋的样子。
  接下来的聊天便顺理成章了,随便聊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大概聊到11点钟左右,她说她要回去了,我说,那我送你回去吧,女孩子一个人也不安全,她答应了。
  我从二楼下来,看到她时,像傻叉似的问了声:幽幽之梦?她抿着嘴会心一笑,端的是百魅顿生。
  这时我开始仔细的打量她:她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质短裙,胸不大(目测),有些偏瘦。头发长长的,自然的垂着,眼睛大大的,皮肤很白,瓜子脸,个子不是很高,162左右。但是比较匀称,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短裤,露出两条修长的美腿(那个年代的人其实还是有点保守的,这种穿着的并不多见)她见我一直盯着她看,不好意思的轻啐了一口:看什么呢,傻了啊,走吧。声音悦耳动听。
  我老脸一红,说不好意思,你太漂亮了,他假装没听见,唇角却微微上扬,显然对我的赞美表示受用。横了我一眼说:走吧。
  我屁颠屁颠的跟着她走出了网吧。她自己租的房子,离网吧并不远。路上我知道了她的名字:阿英。她当时告诉我的是全名,但是涉及到个人隐私,在这里我就称她阿英吧。
  我把阿英送到她家楼下,她说谢谢你送我回来,但是并没有邀请我去楼上坐坐之类电视剧里一夜情很常见的桥段。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之后便分开了。
  说到这里我想说一句题外话,我是一个对什么事都不怎么上心的人,以至于这种性格让我在今后的生活中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如有机会请容我慢慢道来。
  回去之后我就把这件事丢到一边——忘了,真的忘了,我觉得我一直是个昏昏噩噩的人。
  直到两天后接到了阿英的电话——她说想让我陪她出去走走。我欣然前往。
  工业区里面也没什么好玩的,只有一个酒吧。
  她这一天穿的是一件粉色的长裙,头发还是披着,看上去很清纯并带有一丝楚楚可怜。ninilu.com酒吧的环境很吵,我们各要了一杯啤酒,喝完酒她的脸红红的更加想让人忍不住捏一把。我不会跳舞,但是佳人相邀只有硬着头皮走进了舞池。阿英疯狂的扭动着身躯。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个清纯的穿的长裙的女孩子在舞台上疯狂的跳舞是一种怎样震撼的场景。毫无疑问的,阿英成了全场注目的焦点,台下不时带有一些口哨声。
  在这里我稍微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一个东北人,身高179体重140左右,算不上魁梧,但是也勉强算高大吧。我眼睛一横,吹口哨的便识趣的禁了声。
  酒吧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我并不想惹麻烦,况且我只是个打工的,论单挑我不怕谁,但是如果群殴,我一个人肯定会吃亏。
  于是阿英跳了一会我就拉着她离开了。一路无话,我看出来她不开心,但我什么都没问,静静的走在她的后面。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她的出租屋楼下。
  我说,你回去早点睡吧,我知道你不开心,但是你不想说我就不问。阿英眼神闪烁着,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对我说:上去陪我坐会儿吧。我当时心里没有一丝杂念,好的,我说。
  阿英住三楼,不知道是喝酒的缘故(其实只喝了一点啤酒)还是她心情不好的原因,她有些步履蹒跚,我想去扶,却怕唐突了佳人。然而阿英却大放的对我说:把手给我。我慌乱着把手递给她,扶着她上了楼。
  打开房门:这是一间典型的深圳出租屋,简单的一房一厅,客厅里只摆了一张小小的沙发。我扶她走进了卧室,。把她扶到床边坐下,跳舞加上走路,她额头上微微见汗。由于爬楼梯的原因,胸口微微起伏,头发有些湿,她看着我,气氛不由得有些暧昧,我当时其实已经不是处男,但是阿英当时的眼神是那么的神圣不可侵犯,本来有点龌龊想法的我此时有些自惭形秽。说了句:你早点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阿英却说:陪我聊聊天吧,我先去洗个澡。接着没理会目瞪口呆的我,给了我一个俏生生的背影走进了浴室。
  我百般聊赖,玩了一会手机之后开始打量起她的卧室: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设计:卧室很小,只有一张单人床,床边有一个简易的衣柜。布置的很温馨,床单和被子都是粉色系,床头摆了一只可爱的hellokitty公仔,正上方贴了一张周慧敏的明星照。衣柜的拉链没拉上去。我往里面一瞄,顿时精虫上脑:只见横着一排挂着同样粉色的内衣内裤,内裤上绣着一只只可爱的hellokitty…我承认我有些龌龊了,我走上前去深深吸了一口气:啊……好香,不知是处女的芳香(意淫)还是洗衣粉的味道。
  这时我听见浴室一声门响,急忙坐回原来的位置,慌乱的按着手机,好险。
  阿英走了进来,我的文笔不好,不知道怎么样形容,阿英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胸口上同样绣着一只可爱的hellokitty,头发湿漉漉的有如出水芙蓉一般,洁白的皮肤更显粉嫩剔透。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捉狭似的看着我。我看呆了,不知道当时有没有口水流下来。我很想抱住她温存,嘴上却言不由衷的说:
  你洗好了,没什么事我回去了。阿英看着我嘟着樱唇,问了句:我的内内香吗?
  还没来得及回答,一张樱唇直接吻向了我。此时我再没有动作那我真的就不是男人了,我把舌头伸到她嘴里寻找她的香舌,不停的打转,阿英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嗯…嗯…她双眼紧闭,眉头微蹙,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顿时令我性欲大增,我开始向她的耳边咬去,女孩子的耳朵都是敏感的,呃…她长舒一口气,睁眼看我,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害羞,期待,并带有一丝丝欲望。
  我开始大胆的向她两耳左右进攻,阿英已变得软绵绵,嗯…嗯…哦…哦并开始叫我的名字:梦(我的网名也有个梦,但请原谅我不想说全名),梦嗯梦嗯你好会亲嗯嗯亲的我好痒…好舒服我不理她继续向她脖子吻去,手则滑向她的胸前由于她刚刚洗完澡,并没有穿胸罩,我的手直接盖到了她粉嫩的乳房上面。之前有说过,她的胸不大,但是摸上去很坚挺,洗完澡更显玲珑紧致,粉色的乳头很小,已经千炮捕鱼手机版上线,点击进入开始发硬,我的双手在她两只椒乳之间不停游走,阿英的呼吸则更加急促,呃…呃…嗯…嗯…嗯…梦嗯嗯……我的舌头开始吸住了她的乳头,啊…阿英像触电一般抖动了一下身子。
  呃嗯…阿英淡淡的乳香让我迷醉,我开始不停的吸吮,舌头在她乳头上不停打转,阿英很敏感,大概是性经验不足吧(当时猜想)嗯嗯…嗯…嗯…哦哦…哦…好痒…此时我的兄弟已经硬的不行了,我粗鲁的把手探向阿英的大腿外侧,毫无半点怜香惜玉的扯掉了她可爱的卡通小内裤,我明显的感觉到阿英挣扎了一下,但很快舒缓下来。阿英的小穴很漂亮,用现在的话说绝对是个粉木耳,阴毛不多,稀稀落落的但是很柔软。桃源深处,我分明看到了一丝泥泞。
  阿英见我突然不动了,睁开眼睛发现我在盯着她的小穴,顿时脸红红,双手捂住小穴,娇嗔道:你在看什么啊~ 讨厌~ 我顺势抓住她的双手,嘴巴重新吻住了她小巧的乳房,她吓了一跳:啊~ 又倒回了床上。
  我的双唇不停袭击她的乳房,右手则轻轻分开她的双腿,手指伸向了她桃源深处…阿英啊了一声又马上闭上嘴巴,洞口已经洪水泛滥,我的手指沾满了滑滑的爱液,我扶住面目狰狞的弟弟,刺向那令人神住的神秘洞穴…撕…阿英的表情很痛苦,我的鸡巴插进去一点受到了阻力,于是稍用力往前挺,啊…梦…不要…我还在想难道不够湿吗?我问阿英:是太久没做了吗,阿英不说话,只是闭着眼睛摇着头,那时我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前一挺,噗嗞一声,鸡巴全根没入。阿英痛苦的叫了一声:啊……好痛,双手紧紧扣住我后背,我感到吃痛,清醒了一些,难道她是处女?一个和我认识不到三天就跟我上床的女孩会是处女?我把鸡巴拔出来,龟头上有淡淡的血迹,我惊慌的问她:你是第一次?她痛苦的点点头,眼睛流了下来。
  除了惊喜以外,还有一些感动,其实每个男人都有一些处女情节的。我当时想一定好好的爱她。
  我那时的性经验也不多,于是就像小说里那样哄她:第一次都是会有点痛的,你忍一下,一会就好了。她点点头。我不敢动作太大,只是轻轻的抽插,这样插了二十来下,她似乎有些享受了,轻轻的呻吟着:嗯嗯…哦…哦…嗯嗯梦,我下面好痒…,我于是开始慢慢的加力,不停的在她蜜洞里征伐,随着我动作不断加大,阿英的叫声也逐渐大了起来嗯嗯…啊啊…啊嗯嗯…啊…啊啊梦,梦,啊…啊…啊,梦,你插的我…好舒服…,没想到啊做爱是…啊这么舒服…啊的一件事,啊…啊啊,我一边抽插一边问她:还痛吗?她低声回应:嗯嗯…不不痛…了有点痒啊…啊…好舒服…由于阿英是第一次,我并没有换太多的姿势,我把她的双腿放到我的肩膀,对准她已经泥泞不堪的蜜洞,用力的抽插,啊啊啊嗯嗯…啊…啊我不行了,梦我不行了啊…啊梦…啊啊,我想尿尿…,啊……随着阿英一声尖叫,我也低吼一声,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我的精华全部灌入阿英的蜜穴。
  当一切归于平静,我点了一根烟,我和阿英聊了起来。原来她今天晚上心情不好,是因为她男朋友对她不好,她男朋友是家里介绍的,整天吊儿郎当无所事事,还总想花阿英的钱,今天刚提出分手,但是毕竟从家里一起出来的,总有些感情在,于是心情不好想找我陪她出去走走。
  我说,真没想到你会是处女。阿英说,难道我看上去是那么轻浮的女孩?我顿时吃瘪。后来她告诉我,她对我是一见钟情。
  那一年,阿英18岁,我23岁。
  其实我不会写H部分,我写这些主要是想写一些我过去的经历和我自己感悟的一些做人的道理,出来混,迟早要还,这句话,永远是有道理的。为什么我会这样说,因为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至今我依然孑然一身,孤独半生,也许是因为我当年辜负了太多女孩所对我的报应吧。

上一篇:情趣用品店的女老板 下一篇:情遗东门——我和一个小姐的故事情赤裸羔羊

石榴裙下

找AV导航 蓝导航 绿色小导航 柠檬导航 蓝色导航 福利网址发布站 福利所 豆福利导航 打飞机导航 五姑娘导航 天天AV导航 绿帽子导航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